环俄网【www.huanenet.com】--中国专业的俄语国家投资法律智库。如您对赴俄语国家投资、贸易有任何问题,可添加我们唯一对外授权联系人刘合君律师微信:huanefocus,邮箱:liuhejunlawyer@aliyun.com

环俄网--中国专业的俄语国家投资法律智库。如您对赴俄语国家投资贸易有任何问题,可添加微信:huanefocus,邮箱:liuhejunlawyer@aliyun.com

俄乌战争已经持续一年多了,短期内也没有任何结束的可能。这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同时也是政治上的。乌克兰方面“俄罗斯军事力量退出乌克兰91年边界、惩治战争罪犯赔偿相应损失”的要求在克里姆林宫看来极端刺耳,这样公平基础的谈判条件对于俄罗斯国内政治而言却是毁灭性的,不但总统个人的统治威信将会化为乌有,更重要的是要找谁为现在这个烂摊子背锅?侵略战争的特点就是通过对被侵略国的掠夺来满足本国国民的需求,以换取民众对战争的支持。现在战争灾难已经反弹到了俄罗斯本土之上,“掠夺”已经无法弥补“花销”了,想要理解这一点,让我们来看看今年俄罗斯的财政支出:

2023年俄罗斯政府内部文件显示,2023年前六个月的国防支出达5.59万亿卢布(531亿欧元),占同期总支出14.97万亿卢布的37.3%,上一年的比例只有26%。这接近5.6亿卢布的支出实际上已经远远超过了2023年上半年的国防相关预算(超支6000万卢布)。然后回头来说上半年总预算的问题,15万亿卢布(1423亿欧元)支出同比去年增长了2.5万亿卢布(237 亿欧元),多出来的支出几乎全是国防开支。更糟糕的是,文件中还对2023年的总国防开支做了一个“保守的估计”,即9.7万亿卢布(920 亿欧元),几乎是2023年财政预算中给国防相应开支分配金额的两倍。

图片

也许有人会说,战时经济会拉动军工企业的生产,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是的,军工生产会提高GDP(2023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1.4%),但这一切是以其他经济快速衰弱为代价。俄罗斯副总理丹尼斯-曼图罗夫在7月时曾提到,俄罗斯现在每月生产的弹药比2022年全年生产的还多。在这里我们姑且不去嘲笑这种言论的扯淡之处(比如国防部一边拆除自己的弹药生产工厂一边从伊朗朝鲜进口库存弹药),我们配合这一言论举出另一个数据,俄罗斯工业部门总体表现良好,年初以来增长率为2.6%,7月份增长4.9%。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俄罗斯国家统计局从去年年底以来唯二敢公布的数据,另一则是目前俄罗斯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只有3%。

但这些数据是好事吗?恰恰相反,是非常危险的信号。俄罗斯经济体系正在快速并且无奈地向着军事经济的方向转型,虽然军事所需的车辆、计算机和其他硬件制造商的增长率在25%至35%之间,但非军事行业在去年经济制裁开始后大伤元气,还没有看到任何复苏的可能。举出一个简单的例子,俄罗斯航空公司在制裁开始后,虽然通过非法扣留其他国家的商航客机勉强维持了机队规模,但由于缺少零部件供应,大量的飞机(超过六成)得不到妥善维护,被迫“带病飞行”或是干脆停飞,使得至少一半的航空从业人员失业。俄罗斯空天军倒是大喜过望,趁机吸收了一批航空从业人员...但这是国家经济的良性发展吗?并且这已经是去年的旧闻了,制裁持续下去,还有没有“俄罗斯商业航空”都将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其他经济行业也大抵如此。

图片

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对俄罗斯部分动员要求与军工业增长做出了有效的回应,根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去年年底,国防部门新增了40万员工。配合3%的失业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其他行业的流失掉了同样数量的员工——他们失去了原有的工作造炮弹去了。我们不知道俄罗斯继续生产坦克和导弹的潜力有多大,但进一步增加产出的代价是其他经济部门流失更多员工。

图片

俄罗斯长期面临的人口挑战加上动员的天罗地网,共同导致了人员的严重短缺。而动员本身就是一个经济的巨大黑洞,就像我们开头说的那样,侵略国需要以经济奖励换取民众的支持,但现在摇摇欲坠的前线态势并不能为它带来足够的经济掠夺品,为了稳定国民情绪,就只能从财政支出里想办法。一部分钱要拿来满足动员需求:俄罗斯上半年军饷支出近1万亿卢布,比去年同期增加5430亿卢布,考虑到整个上半年的国防开支也只有5.59万亿卢布,我们可以放心地认为现阶段俄罗斯不可能大规模扩军,这也是为什么部分动员后面没有接上“更多动员”以及“总动员”的重要原因。

另一部分钱则用来支付军工业从事人员的工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相关人员工资增长了16%。然而讽刺的是,相关“福利政策”刺激了消费者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导致卢布持续走弱。要知道现在卢布没有跌破1美元100卢布这样关键的心理门槛,还是俄罗斯政府通过提高关键利率和迫使出口商出售其他货币这样绝望且不可逆的措施换来的。

最后则是相应的赤字问题,不断上升的战争成本已经将财政赤字推至280亿美元的规模,随着出口额的持续下降,这一数字还会进一步上升。很显然,持续上涨的财政赤字和进一步加深的战时经济会导致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公民对卢布失去信心。俄罗斯每年在战争中要浪费掉数万亿卢布,同时前线和移民人口都在减少,债权人会对政府拖欠债务越来越警惕,这反过来又增加了额外的债务负担。也就是说随着下半年财政赤字的上升,我们将看到更加不稳定的卢布波动,届时俄罗斯政府只能采取更加破坏性的政策来维持经济体系的稳定。

说到这里,相信读者都能够理解这样一个事实:战时经济对于国家经济发展来说是有害的,甚至是灾难性的。战时经济是一个标准的内循环,而战争时期孱弱的军火出口(比如只能用别国炮弹库存而不是急需的外汇来交换)更是加重了这一问题。仅仅是目前的俄罗斯经济困境就需要战后数十年的时间才能相对缓和,更别提以一个“实质上的战败国”结束战争。这是平行于政治问题的、俄罗斯不愿意也不能够接受谈判的本源经济问题,克里姆林宫所说的“基辅不接受谈判”的这种宣传都是可笑的,根本原因是俄罗斯无法接受除了吞并乌克兰以外的任何结果。这同样也意味着,这场战争在前线推至91年边境或俄罗斯燃尽最后一件军事武器之前不会停止,这既可悲又无奈,可恨而无法接受。

转载请注明:环俄网

环俄网资深编辑|王俄敏 审核|赵明语 总编|张爱华
俄语国家投资法律顾问|刘合君 微信:huanefocus

返回上一页
Copyright © Huanenet.com 北京环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